传承黄炎培职教思想 发展我国新时代高质量职业教育

日期:2020年12月22日

      2020年12月5日,由中华职业教育社、同济大学、海南省教育厅主办,海南中华职业教育社办公室、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新型城镇化智库、海南职业技术学院承办的“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与新时代中国职业教育的使命”学术会议在海口市召开。来自各级政府主管部门、普通高校和职业院校、大型企业的知名专家学者和业内人士结合学习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围绕黄炎培职业教育思想与我国新时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进行了深入探讨。

  黄炎培教育思想在当今时代仍然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同济大学特聘教授刘兴华认为,一百年前,以黄炎培先生为代表的职业教育先驱开启了我国近现代职业教育发展的序幕。他很早就认识到职业教育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人的全面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他鲜明提出职业教育的目的是“使无业者有业、使有业者乐业”,并在数十年的办学实践中,形成了社会化、科学化、平民化的职业教育办学方针;他提出的“手脑并用、做学合一”“理论与实际并行”“知识与技能并重”“谋个性之发展”等职业教育原则,在当下仍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当前,面对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导致的许多不确定性,为了实现我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和现代化建设的战略目标,职业教育将承担全新使命、迎来发展良机。当前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推进,传统产业形态正在优化重构,新模式新业态更是不断涌现,我们必须准确把握当前职业教育所处的时空条件,系统总结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历史经验,充分借鉴各国职业教育优秀成果,分析把握国际职业教育发展大势,面向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现实需要,提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时代职业教育理论、方法和实施路径。

  我国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要注重国际视野、目标导向、顶层设计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综合处副处长柳朴方认为,黄炎培先生的职业教育思想超越百年依然熠熠生辉,不止于教育思想之高度,更包含了为国为民的高尚情操。

  在职业教育迈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我们应牢牢抓住三点:一是学最新精神,深刻领会十九届五中全会关于职业教育的五句话,抢抓有利时机推动职业教育走向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二是建类型体系,以类型教育的思想破冰引领实践突破与制度创新,通过法律修订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在本科层次上的突破提供支撑;三是推进综合改革,用系统思维下好职业教育这盘大棋,加强职业教育的全局性谋划和整体性推进,全面塑造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新优势。

  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新型城镇化智库主任韩传峰指出,当前技术创新与产业革命正在以我们不可想象的变化催生职业新形态。破解职业教育的社会认可不够、与企业需求相脱节、办学理念与模式陈旧等阶段性发展问题,需要从四个方面着手:一是推动理念创新,正确处理改革的复杂性与现实的紧迫性,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二是加强顶层设计,从打造良好政策环境、制订先进标准体系、促进普职沟通顺畅等方面完善职业教育发展新生态;三是积极探索混合所有制和集团化办学改革,引导企业通过主办、参办、协办等形式成为职业教育的重要推动力量;四是创新机制手段,推动普通高校向应用型转变,以育训结合、工学结合促进专业与产业、课程与标准、教学与生产有机衔接。

  适应时代需求构建我国职业教育全新体系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副所长曾天山认为,黄炎培先生从职业教育的对象、要旨、目的、方针、方法及职业道德等六个方面奠定了我国职业教育的基因。当前我国职业教育具备规模优势,但是存在质量瓶颈。我们亟需从技术赋能增值、标准提质培优、赛证引领发展、科研促进创新、文化内涵发展五个方面强基固本,促进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我国要从学历社会走向技能社会,需进一步健全技术技能人才培养体系,实施全生命周期的技能教育,提升全民技能核心素养,突出重点领域技能人才培养、创新技能人才评价使用方式,加强职业教育的发展引领,构建“基础在学校、高端在企业、普及在社会”并且三方有机衔接的技能体系,支撑技能强国建设。

  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潘海生认为,我国要走制造业立国、实体经济强国的发展道路,必须实现从低技能社会迈向高技能社会的转变。职业教育大有可为,但也面临着理念滞后、制度缺位的挑战。主要表现在:一是职业院校基于“世界工厂”的教育理念,已无法适应智能时代的新格局、新要求;二是“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还面临着中职基础地位受到挑战、职业本科与应用本科关系不清、普职沟通不畅等问题。亟待构建一个内涵更加清晰、结构更加健全、沟通更加灵活、办学更具活力、交流更加开放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提升职业教育的适应发展能力,把职业教育办成以职业促进人格发展的生涯教育。

  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既是产业规律也是职业教育规律

  北京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国家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和震对产教融合进行了理论分析。他认为,产教融合既是产业规律也是教育规律,职场既是实践场所也是学习场所。按照马克思关于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思想,人类的职业教育发展经历了劳动模仿、古典学徒制、职业学校制再到校企合作的模式变迁。黄炎培先生关于职业教育“手脑并用、做学合一”的社会化职教思想与莱夫、温格的情景学习理论异曲同工,他们共同揭示了学科知识与实践知识相依存、程序性知识与陈述性知识相转换、外显知识与内显知识相结合的产教融合实质。只有通过产教融合,才能解决好技能天然依附于个人的弱迁移性问题。

  京东物流集团产教融合事业部总经理赵志刚结合企业发展实际就校企合作提出建议。他说,受人力成本上升、国际贸易摩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以智能技术实现降本增效的全新物流科技新生态正在形成。这迫切需要构建一个由政府、行业、企业、学校四方共创的高端技能人才培养生态工程。政府应着重政策引领,促进校企资源合理配置;行业应建立人才标准,推动跨行业的企业合作与校企资源共享;企业应以更加开放的态度,面向学校开放实践场景,实施校企人才互聘共培,深度参与人才培养过程;学校应对标企业人才新需求,与企业一道重构人才培养方案,通过开放校园引入企业真实业态,以制度变革激励教师融入校企合作。

  用良好的政策环境和社会氛围促进我国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

  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党委书记、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职业技术教育分会理事长周建松认为,我国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仍然面临先天有不足、后天有缺陷、自身不争气、外部不给力等诸多问题,其中既有社会认识偏差原因,也有自身在制度建设、质量水平、办学投入等方面的不足。发展高质量职业教育,应将其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既要在类型、规模、评价等宏观方略上着力,也要在专业设置、师资建设、课程改革、国际合作等微观层面上用功。以自信、自强、自觉、自立的气魄,从我做起,沿着类型特色的道路坚定走下去,为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大更好的文化支撑。

  海南省教育厅高等教育处处长王飞介绍了近年来海南职业教育的主要进展。目前,海南正在全力推动自由贸易港建设,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三大主导产业的快速发展为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在打造新时代中国教育开放发展新标杆进程中,海南拥有独特的政策优势,包括允许境外职业院校在海南独立办学、建设国际教育创新岛等。海南将把职业教育摆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上加强统筹谋划,通过深化校企合作、推进职业院校特色发展等举措提升职业教育质量水平。

  努力为世界职业教育发展贡献中国理论

  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研究员赵伟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职业教育取得了长足发展,职业教育规模全球之最,中国特色职业教育理论日臻完善。目前我国职业教育已经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一系列理论成果,比如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模式,双师型师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职业教育的服务宗旨和就业导向、职业教育是类型教育等重要认识,也在职业教育系统化课程开发、技术技能人才目标、劳模精神与工匠精神、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比例规模等方面取得若干理论共识。我国职业教育理论要与职业教育实践相携而行、不断发展完善。希望越来越多的职教同仁共同关注职业教育理论研究,为世界职业教育发展贡献中国理论。

来源于网络


上一篇     新兴产业新增人员七成来自职校
下一篇     职业教育为社会经济发展添彩
0516-83991669

徐州非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徐州矿大软件园C2A-513室

Copyright ©2016-2019 苏ICP备16035667号

电话咨询
申请试用